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时政要闻  理论课程  网上党校  校园文化  思政工作  心理在线  普法专题  电大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课程>>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正文
科学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
2015-06-30 16:24 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凝聚力量,是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任务之一。大学生是民族的希望、祖国的未来,把他们培养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尤其需要引导他们确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共同理想和坚定信念,这对于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后继有人,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战略意义。

一、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当代大学生成长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亲眼目睹了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变化,并且从这种变化中得到了实惠、受到了教育,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对于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充满信心、寄予厚望。但是,由于国际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由于各种社会思潮的互相激荡,一些大学生不同程度地存在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价值取向扭曲等问题。在此情势下,引导他们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成了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现实任务。

第一,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大学生成长成才的需要。人是社会的人,人的生存和发展一刻也离不开社会。个人成长的条件、发展的机会、肩负的责任都是同社会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任何人实现自己的抱负和追求,都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而是要以社会为载体。所以,个人理想只有同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理想相一致,才有可能变为现实。如果仅仅从个人出发去设计和追求理想,这种“理想”必定是苍白的、渺小的,其实现过程也往往会受制于社会大环境,很难真正地变为现实。在我国现阶段,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充分反映了最广大人民的共同愿望、利益和要求,是各族人民不懈追求的共同理想。大学生只有把个人发展与这一共同理想有机结合起来,才能找准自己的人生定位,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勤于读书,勇于实践,不断提高科学文化素质和思想政治素质,最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第二,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需要。大学生是宝贵的人力资源,是我国众多人口中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少数成员,他们将“为祖国健康工作”的五十年,正值我国现代化建设承前启后的关键阶段。“三步走”的战略目标能否最后实现,主要取决于他们的思想政治素质能否引领他们将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而在人的思想政治素质中,起着灵魂作用、指引着人生前进方向和道路的正是科学、崇高的理想。青年时期是人生中最有热情追求理想的时期,大学生在这一阶段接受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一般都可信守终生。由青年到壮年,由现代化建设的后备军到生力军,在人生的每一阶段都为这样的理想所激励,在工作的每一岗位都为这样的理想而奋斗,个人理想实现的过程也就是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程度提升的过程。相反,在这一阶段没有接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将来固然也可以成“才”,但成“才”的方向就可能发生偏离,偏离之后就无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了,更谈不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了。

第三,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彰显思想政治理论课时代价值的需要。思想政治理论课承担着对大学生进行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任务,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主渠道。改革开放以来,思想政治理论课在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面对新的情况和变化,其教学的针对性、实效性还不尽如人意,其本身也倍受责诟。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党中央专门提出意见,力争在几年内使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状况有明显改善。目前,新的课程设置方案已经出台并普遍实施,这等于给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理论课带来了契机。如果教材、师资、科研、保障等方面的工作都到位了,教学的针对性、实效性提高了,大学生在课堂上学到了知识,培养了素质,自觉树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那么,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时代价值很自然地就彰显出来了。如果不能取得这样的实效,尽管上上下下的重视很多,方方面面的投入很多,那么一切功夫都是白费,思想政治理论课的窘境也很难根本改观。

二、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需要抵制的错误思潮

每个人的理想都是随着他所参加的社会实践的发展而逐步形成和巩固起来的。大学生长期学习生活在大学校园中,最有条件和机会接触中国的和西方的、传统的和当代的各种社会思潮,进而影响他们对人生和社会的看法,影响他们理想的形成。当前,我国高校意识形态领域总的形势是好的,但伴随着经济上、文化上的开放交流,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思潮也纷至沓来,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影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深入人心。如何科学地分析各种社会思潮的性质并坚决抵制其对大学生的消极影响,是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重要前提。

第一,科学分析并坚决抵制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新自由主义是20世纪20-30年代在亚当·斯密古典自由主义的基础上产生的一种西方经济学理论,其基本主张是市场化、自由化和私有化。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逐渐由学术理论而政治化、意识形态化,鼓吹公有制会使经济变得更糟,社会主义必然导致集权,国家干预只能造成经济效率的损失,主张推行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治、文化一体化,即全球资本主义化。[1]近年来,新自由主义思潮在我国的影响呈上升之势,少数人以“自私经济人”为假设,笼统主张“国退民进”、“国有企业退出一切竞争性领域”,致使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严重削弱。对于这种情况,部分大学生困惑不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到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的比较优势体现在哪里?凭什么使人相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前景?所有这些,表面上看是对改革中出现问题的正常反映,实质上是新自由主义思潮长期泛滥的结果。

第二,科学分析并坚决抵制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民主社会主义起源于19世纪初的西欧,1895年恩格斯逝世以后逐步演变为一种主张在资本主义范围内通过议会道路来改良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它尽管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但极力鼓吹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民主,反对根据马克思主义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20世纪80年代以来,民主社会主义以其极具虚幻性、煽动性和迷惑性的话语,对一些国家的青年产生了深刻影响,引发了这些国家的政治动荡。出于“和平演变”的需要,我国高校也一直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觊觎的一块战略要地。由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不够扎实,由于缺乏科学、有效的教育和引导,已有少数大学生陷入了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陷阱,认不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推崇所谓的“第三条道路”,成了“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应声虫。

第三,科学分析并坚决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影响。历史虚无主义是近年来在我国思想文化界重新泛起的一股思潮,它以“重新评价”为名,肆意歪曲历史:否定革命,认为革命是一种单纯破坏的力量,主张“告别革命”;否定五四运动,认为五四运动造成了历史的断裂,使中国偏离了“近代文明的主流”;否定社会主义改造,认为改革开放前30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只是一部荒唐史”;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影响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2]就是这样一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仅以学术研究的面貌出现在学术刊物、学术会议上,而且以文艺作品特别是历史题材影视作品的形式呈现在公众面前,已经给人们的思想造成了严重的混乱。影响到部分大学生的思想,好像从小接受的历史教育全错了,近现代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选择共产党、选择社会主义是“历史的误区”,至于在21世纪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那就更是“错上加错”了。

第四,科学分析并坚决抵制宪政民主思潮的影响。宪政民主思潮最早可追溯到1215年英国颁发的《自由大宪章》,此后在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中被发挥到极致,它将人的天性自由和平等视为不可褫夺的基本权利,认为政治权力的正当性只能来自公民个人的自愿同意。这一思潮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曾多次出现,但均以失败告终。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在中国的初步浮现,宪政民主思潮再次粉墨登场了。它直击我国宪法及其确定的基本政治制度,认为传统社会主义宪政“通常只是文献意义上的宪政”,“就像市场经济是不可超越的一样,自由民主的宪政制度是不可超越的”,并由此提出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问题。近年来,通过互联网、学术讲座等渠道,这一思潮在大学生中得以传播,影响同样不可低估。试想,接受了宪政民主那一套,否定了共产党的领导,哪里还能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第五,科学分析并坚决抵制公共知识分子思潮的影响。1987年,美国哲学家雅各比最早提出“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认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立足专业,放眼天下,用自己的言行和创作参与社会运转,充当社会的引路人,成为超阶级的公共事务的介入者和公共利益的“守望人”。很显然,这一思潮与西方新闻观宣传的“新闻独立”、“社会公器”、“第四权力”十分相似,从根本上反对我们党坚持的党性和科学性、意识形态性和真理性的统一。在高校,一些大学生以获取或认同这股思潮为时尚,更有个别人已经不满足于理论上的学习和研究,而是要以这种理论介入现实,对我们党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提出质疑,对某些社会热点、难点、疑点问题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这实际上已经影响了他们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接受,影响了他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可。

三、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需要澄清的关键问题

“凡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凡属于人民内部争论的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3]面对社会思潮影响下大学生社会理想的多样化,引导大学生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应当把握以下几个关键问题。

第一,中国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伟大民族,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但进入近代以来,由于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当时先进的中国人曾经不辞辛劳地向西方求索。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中国非但没有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强国,反而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齐破了产。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让位给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主义,资产阶级的共和国让位给人民共和国”。[4]由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已经被推翻,由于中国政府实现了财政经济的统一,由于国营经济蒸蒸日上、资本主义经济困难重重,由于西方大国的封锁和社会主义苏联的示范,中国革命很快地从新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所以,就历史的全局来说,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选择社会主义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任何人按主观愿望设计出来的。

第二,作为经济文化落后的东方大国,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和民族的伟大复兴,只能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是在长期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生产力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下很快进入社会主义的。虽然经过50多年的建设和发展,生产力有了很大提高,各项事业有了很大进步,但总的来说,人口多、底子薄、地区发展不平衡、生产力不发达仍是基本国情。在这样的历史和现实背景下,中国要实现赶超战略,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唯一可选择的便是社会主义。“道理很简单,中国十亿人口,现在还处于落后状态,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出现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贫穷的问题。”[5]“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国际市场已经被占得满满的,打进去都很不容易。”[6]可见,坚持改革和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不是为了固守某个抽象的原则,也不是为了维护某个集团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和发展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首先解决他们温饱问题的基础上,逐步走向共同富裕。

第三,中国在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已经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中国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废墟之上开始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尽管在当时复杂的国际环境下,苏联模式发挥了重要的示范作用,但毛泽东还是遵循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提出以苏为鉴,探索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的战略构想,提出了“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科学论断,由此把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人民的面貌、社会主义中国的面貌、中国共产党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尽管至这一阶段,我国社会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比如看病贵、上学贵、房价高、就业难等,但这并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使然。只要我们在未来发展中牢牢把握“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7]的社会主义根本原则,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美好前景一定能够实现。

第四,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有了共产党,中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这是中国人民从长期奋斗历程中得到的最基本最重要的结论。”[8]在当代中国,没有任何一支政治力量能够代替中国共产党。借口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存在腐败现象,就妄言取消共产党的领导,这实在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不是没有尝试过议会民主制,尝试了,但都失败了;当今世界很多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都在实行议会民主制,非但没有根除腐败,反而各种势力互相争斗,国家长期处于动荡和贫困状态。建国后的30年,中国没有搞多党制,但中国的廉政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在世界范围内屈指可数。可见,并非只有多党制这一条途径才能实现对执政党的有效监督,共产党有信心也有能力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的制度体系,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所以,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以任何借口否定共产党领导,都是不能成立的。历史一再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必然四分五裂、一事无成。”[9]

参考文献:

[1]什么是新自由主义[N].人民日报,2006-12-22(3).

[2]梅荣政,杨 军. 历史虚无主义重新泛起的透视[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5(5):40-46.

[3]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209.

[4]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171.

[5][6][7]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207,311,110.

[8]江泽民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206.

[9]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58.

作者单位:左鹏,北京科技大学文法学院教授

摘自:《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09年第4期

关闭窗口
时政要闻 更多>>
· 四川省研究生教育会议召开
· 为四川教育鼎兴注入强劲动力——党...
· 我省全面推进高等教育法治工作切实...
·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
· 四川省以“五个新”推动产教融合发展
·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会公报
· 教育部推出首批国家级一流本科课程
· 省厉行节约制止餐饮浪费行为行动督...
· 两所开放大学挂牌 广播电视大学转型...
· 习近平出席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

四川开放大学(原四川广播电视大学)宣传部、思政办  版权所有